花市·花事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日期: 2023-06-16
浏览次数: 17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不为无用之事 · 何以遣有涯之生


春天尤其短,

赏花都是追着日子来的。

不知不觉间,

林花谢了春红,

真的是太快太快了,

那些梅花、桃花、杏花、樱花、梨花……

还都没有看够,

转眼就是木绣球的时节了。


春残应恨无花采,

翠碧枝头戏作球。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绣球花,在古代的名称是“绣毬”,
《广群芳谱》记载:“绣毬,木本,皴体,叶青色,
微带黑而涩,春月开,花五瓣,百花成朵。”
它的花其实很小,但有二三十朵小花聚集在一起时,
远远望上去,就像一个漂亮的绣球了。

难怪古人用“百花成朵,团圞如毬”来形容它。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我喜欢的绣球花也是这种,并不是那种紫阳花,
紫阳花颜色太繁复,不如木绣球素雅。
木绣球属于灌木,高可达两三米,花大且繁。
每到夏初,枝头就绽开硕大圆球形花朵,
格外惹眼。此时正是“三月将尽四月前,
百花开尽春肃然”之际,
艳丽硕大的绣球花给人带来新的惊喜,有回春之感。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诗人们见了就有兴趣,
忍不住要摇头晃脑地吟几句诗:
“正是红稀绿暗时,花如圆玉莹无疵。
何人团雪高抛去,冻在枝头春不知。”
(宋·顾逢)“纷纷红紫斗芳菲,争似团酥越样奇。”

(宋·杨巽斋)似乎生活在杭州的宋末元初文人董嗣杲对绣球花特别偏爱。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现存吟咏绣球花的诗篇唯他最多。
不说其诗有什么思想意义,但描写花的一些诗句也是传神到位。
如“蝶魂春聚苍枝顶,雪片寒团翠幄间。”
“洁身自拥翠枝寒,遗得春魂寄素颜。”

“密团粉腻翠枝擎,乱碾铢衣降紫冥”等。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最写实的还是明人谢榛一句“一蒂千花白玉团。”
其实谢榛观察得仔细,绣球花不是一朵花,
而是上百朵花聚在一起。
植物学家为这种形态的花起个名字叫伞形花序。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再瞧,这花和我们平时见到的不太一样,
它每一朵都没有花萼花瓣之分,只形似我们常说的花瓣。
类似花瓣的构造严格来说叫做花被片。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当然,从更科学的概念说,所有的花萼、花瓣都该称做花被片。
由于绣球花大显眼,色泽美艳,很早就被人们请进了庭院种植,
作为“四时有常青之树,八节有不凋之花”的点缀。

记得有好多古画,背景中均有绣球花身影。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白色的绣球花在古代有雪毬之名。
如《药圃同春》记载:“雪毬、玉团俱在三月开。
雪毬色白,喜阴,常浇以腴,
鲜秀异常,花大如斗,近觉微香。”
明人谢榛则称绣球花为“白玉团”,
其《绣毬花》诗曰:“高枝带雨压雕阑,
一蒂千花白玉团。怪杀芳心春历乱,
卷帘谁向月中看。”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张炎的那首《玉蝴蝶》。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木绣球的绿

▌玉蝴蝶 赋玉绣球花 

宋·张炎

留得一团和气,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虚白窗深,恍讶碧落星悬。
飏芳丛、低翻雪羽,
凝素艳、争簇冰蝉。向西园。
几回错认,明月秋千。

欲觅生香何处,
盈盈一水,空对娟娟。
待折归来,倩谁偷解玉连环。
试结取、鸳鸯锦带,
好移傍、鹦鹉珠帘。

晚阶前。落梅无数,因甚啼鹃。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此花开尽,春已规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 2021 陈砦花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