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市·花事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日期: 2023-02-24
浏览次数: 13

  国内诸多花艺流派中,研修多年的“弟子”辈插花高手开始崭露头角。不像流派创始人一样资历深厚,但年轻、思想活跃、创意迭出是他们的优势。这些人中,易花道教授李光伟是代表之一。


 “他的作品已经开始具有他自己的风格,对线条的运用更加灵活;对材料的搭配更具有年轻人的不拘一格;对其他插花流派的技巧和新材料的使用,抱着兼收并蓄的态度;在花器的选择方面,也具有推陈出新的勇气。”这是易花道创始人万宏对李光伟的评价。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2016年上海第19届中国国际花卉园艺展览会表演作品-两仪式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瓶花作品 


01 痴迷动漫,研修剑道


  出身教师之家的李光伟,从小喜欢动漫,对日本动漫更是痴迷。2007年,他开始学习日本剑道,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万宏,开始学习插花。


  “我曾经对花有狭隘的认知,认为花草是女性表达柔美的专属品,但是在接触易花道后才了解,其实插花没有性别标签。”李光伟说。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十全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一元式作品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这是孔夫子通过对植物的观察,在松柏身上看到了君子该具备的品格;“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屈原开创了香草美人的文化传统,推动了佩花、簪花等独具中国文人品格的时尚行为;“我花开尽百花杀”,黄巢笔下的菊花少了温柔,多了许多威武霸气。


  通过这些对插花文化的了解,李光伟开始循着先人的道路,在四季交替、因果轮回中重新认识花草。也借由它们开始认识我们的山河、艺术,开始探寻自己民族的独特审美以及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智慧。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易花道成立五周年纪念花展上的长卷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十全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瓶花作品


  2011年,李光伟通过万宏推荐,跟随三浦友馨、加藤碧波两位教授和池坊北京支部长高艳萍学习池坊花道,直至今天。


  2012年,易花道正式成立,李光伟成为助教,并逐渐成长为易花道的老师、合伙人。


  2017年,李光伟和恩师万宏一起,远赴日本跟随小原流花道名师工藤亚美学习。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一元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作品


  2018年秋天,北京匡时拍卖找到易花道,希望用即将拍卖的乾隆年间的官窑容器插花,这是一次很有挑战的合作,因为每个容器都价值连城,为了防止一切对拍品的损伤,不可使用任何固定器具,包括花泥、剑山、撒等常规的固定用具和方式,还要保证拍摄时花草不会出现问题。这个任务落到李光伟头上,他娴熟地使用最基础的花道技法,最终呈现的作品花器相映、古典华贵。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以上为2018匡时北京秋拍插花作品,容器为清乾隆年官窑瓷器。


  万宏评价这组作品时说,为拍卖客户用拍品创作作品,最为重要的是克制,要围绕拍品——瓷器去创作,既要表现插花之美,又要将瓷器之美衬托到最佳状态。对于正处在表现欲旺盛的年轻花道人来说,这种克制难能可贵,而李光伟做到了。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2018年易花道5周年花展超大型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清供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十全式作品


  学有所成的李光伟,曾获得2017年第九届中国花卉博览会传统插花(干花)金奖,201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东方插花特等奖、金奖,2021上海第十届中国花卉博览会东方插花(缸花)银奖。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以上为李光伟在重大花展上的获奖作品


02 插花是面镜子,映照内心


  插花之所以在日本被称为花道,是人们希望通过插花寻找到解决人生困惑的方法。在李光伟看来,插花是种信仰,它教会自己低头去感受脚下的幸福,它也让自己仰头——因为无论阴晴,都要向着光明、向着太阳生长。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以上为一元式作品


  令李光伟感到幸运的是,自己起点很高,一开始学插花,就遇到了非常好的老师,也得到了系统严谨的学习训练。


  对于他这个80后来说,学习不仅限于插花本身,甚至有些还有点“玩物丧志”。比如听音乐会、看各种展览、吃美食,再比如和“90后”“00后”一起玩耍。


  李光伟的学习过程看起来缺乏激励人心的努力与拼搏,似乎“玩儿得”还很潇洒,但正是这样的状态,让他思维活跃,创新点多,作品也更符合时下年轻人的审美。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自由创作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一元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写景式作品


  “插花需要的不是居高临下,而是将每一枝花、每一片叶当作朋友、当作老师去虚心学习。”插花对李光伟来说,也是映照内心,磨练心性的行为。


  他曾经做过两个作品,题目都是“明月松间照”。第一次创作是课后万宏给他出的难题,让他用废弃材料做创作。“这个作品受到很多人喜爱,多次出现在课件及平台文章中,作为案例讲解。但是喜爱的人群中不包括我,因为那是废弃材料做的,虽然得到了表扬但是我内心看到的只有残破和不完美,这个结一直缠绕着我。”李光伟说。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废弃材料创作的《明月松间照》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易花道5周年花展作品《明月松间照》-写景式作品


  第二次创作的“明月松间照”,是易花道成立5周年花展上的作品。两个作品的创作相隔了3年。


  第二个作品所用的松枝是盆景的枝干,以接枝法制作,容器用的是日本回流的超大紫砂水盘,而且每一朵花都经过精心挑选。2米多宽幅的作品无论从气势上还是材料、技艺上都让李光伟觉得,这才是王维笔下的“明月松间照”。


  但当他满怀期待地找到老师寻求肯定时,得到的却是平淡的“不错”。很久以后,他明白了,前者虽不完美但单纯,轻描淡写的表达方式更直指主题;而后者够华丽,但看到更多的是创作者个人强烈欲望的表达。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十全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两仪式商业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两仪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自由创作作品


  作为易花道教授,李光伟在修改学员作品的过程中,也深深感受到人们容易活在过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打破成规,学会理解其他人的想法,这些能力可能比插花都更难提升。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自由创作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一元式作品


  易花道的创作理念是“继承传统,面向未来;兼容并蓄,融入生活。”作为年轻的一代插花人,李光伟总是在思考:如何将装饰性、潮流感这些与当下生活密不可分的概念融入到作品中?现在各类造型、色彩不一的玻璃容器大多只是出现在现代花艺的作品中,他尝试将这些容器与中国传统插花结合。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以上为现代玻璃器皿与传统插花技艺结合的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2020年上海【文人空间-花落之前】展览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一元式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三才式瓶花作品


【采薇专栏】他曾以乾隆时期官窑为花器,被称作“弟子”辈里的高手,让插花更加“异想天开”

一元式作品


  李光伟希望自己不仅做一名匠人,还能成为“大家”。这个过程像极了他曾经学习的日本剑道。一个剑道大家的出现必定要经历“守、破、离”三个阶段。


  也许成为“大家”的梦想,终其一生也难实现,但在逐梦的过程中,李光伟已经收获到充实和快乐。


(文中图片由易花道提供,全部为李光伟作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 2021 陈砦花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