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市·花事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日期: 2020-08-28
浏览次数: 247

十几年前,记者就认识了王国忠老师,那时他作为台湾人文花道的创始人,一袭白衫,儒雅清瘦,颇有文人的气质风骨。轻言慢语间,国学典故信手拈来,而言辞又颇多犀利。这么多年,在不同的插花场合见到他,这种形象似乎始终未变。近日,借着王国忠老师做客“《中国花卉报》花店花艺大讲堂”之机,记者第一次完整地跟他聊起创立人文花道的始末。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01
从日本池坊和中华花艺起步



生长在中国台湾的王国忠,从小就看到妈妈在家里插花。及至上大学一年级时,他赶上插花社团招生,一时好奇跑去看,结果就被招为社员。“初期不太敢去学,因为成员大多都是女生,但是上了几次课后,感觉插花让人赏心悦目,所以就坚持下来,还当过社长。”王国忠说。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当时插花社团教的是日本池坊花道,王国忠的启蒙老师是刘美吟和陈淑美,因为越来越喜欢,他后来每周都会有三天坐公交车,专门到刘老师家里学习插花。“有时礼拜天也去花店买花回来插,那时候的兴致特别高,虽然池坊的规矩比较多,但是我觉得有规矩反而是比较容易学习的。”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的父亲从小就到日本留学,在父亲的帮助下,早在1975年,他已经拥有了池坊插花书籍的翻译本,至今还保留着手稿。对照着书本,再进行插花实践,王国忠学习的速度特别快。

1984年,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了一次仿古画插花展,参观后王国忠特别惊讶:原来中国古代就已经有这些插花作品了!于是他开始跟随台湾中华花艺的创始人黄永川教授学习,开启了另一扇大门。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如今回忆起来,王国忠说,不管是刘美吟老师还是黄永川教授,对他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刘老师在创作大作品时,我都会去帮忙,这也算是一种体力活,虽然我个子不高,力气还是有的,有时候做两三米宽的那种立华作品,我们都是整晚边放音乐边吃东西,就这样把作品完成。”这样的经历,让他学习到大的架构要如何去处理,怎样把它做得高低错落,学到了很多之前做小作品不知道的技法。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而在黄永川教授这里,王国忠开始了解到中国插花的博大精深,是从不同的古籍上摄取养分,然后把它发扬光大。于是,他开始钻研传统的中国插花。“虽然我不是学文学的,也不是学中文的,但是我相信,只要你肯下功夫,慢慢钻研,总会有一点点的成就。”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1989年,王国忠随着华夏访问团第一次来到北京,在国际饭店做插花表演,认识了中国插花花艺大师谢晓荣;后来在广州又认识了中国插花花艺资深大师王绍仪。再后来,他与中国插花花艺资深大师王莲英、蔡仲娟都有接触交流,开始拓宽了自己的视野。特别是广州的欧贻宏老师,为王国忠开启了另一扇插花大门。“当年我非常崇拜他,因为他对《瓶史》、《瓶花谱》的研究特别深入。每年到祖国大陆,我都会绕道广州,向他请教有关中国插花的看法与见解,顺便买些古籍带回台湾,慢慢钻研,当时感觉自己进步很大。直到有一天觉得自己对花有所顿悟,那是1998年左右的事。”王国忠说。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02
崇尚人文精神创立人文花道




正是因为跟欧老师结缘,王国忠从1994年开始整理古籍,尤其是花卉文化方面。“我觉得中国插花要有特色,除了中国的哲学思想外,必须从花卉文化上着手。此外,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资料,不管是《瓶史》、《瓶花谱》或《遵生八笺》的瓶花理论,都值得我们慢慢品味。他特别留意花卉文化和人文典故的部分,将它们整理归类。“我个人觉得《本草纲目》这本书,把各种花名的由来、别名讲得特别清楚,有时候我们想要了解花,必须要说清楚由来,这对学习中国插花有很大帮助。”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1989年,王国忠因为自己独特的插花主张,已经与中华花艺渐行渐远。1998年,他的插花理念已经日臻成熟,成立了中华人文花道发展协会,正式用“人文花道”的名义来教学。用“人文”命名,是因为他注意到很多学插花的人,只重视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学花只是照着老师教学的弯度、角度插,不太注重植物的自然生态。老师教他怎么弯,怎么折,他就照做,不敢有不同的思维,就像是一种注入性的学习。”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人文花道是以文人的插花为主轴,崇尚简约,弃绝繁复,原则上是“以多多许不如少少许”的理念来创作。中国的很多古诗词都有这种理念,比如“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郑板桥也曾说:“一二三枝竹竿,四五六片竹叶,自然淡淡疏疏,何必重重迭迭。”所以,中国的文人,喜爱的就是这种空灵的美、留白的美,这种留白让人有很多想象空间,整个作品才会更有深度。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人文花道原则上是以“意”为中心,牵动4个重要的元素:器、材、型、色。比如中秋要到了,有中秋的理念就是意,这时要选择什么样的花材,用什么样的花器来呈现,插出什么型,用什么颜色来表现,这四个角度就是人文花道的教学系统。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喜欢老子和孔子的理论。“所谓的留白,其实就是老子的有无相生——让人家有想象的空间。有的要让它变成空白,因为你必须要‘无’才能够装东西嘛!你如果‘有’太过那就自满了,就没有办法接受别人。这种包容性,是我们做人做事时也需要学习的。”孔子所说的君子不器,也是这个道理,告诉人们不要受限。“比如瓷杯的功能只能装茶水,可是当它是泥巴的时候,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盘子、花瓶,汤匙。所以道是无所不在的。”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会很正式地到大学去听传统文化课,从中“取我所需”,然后应用到插花的理论中。”这样对我们插花提升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常常说要终身学习,我到了56岁才去念研究所,所以很多人都很惊讶,年纪这么大了还去学习,我觉得人生就是道,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路。”王国忠说。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王国忠曾经就读于台湾佛光大学艺研所,他至今都记得所长林谷芳教授曾说过:“虽然我不是高人,但是我是见过高人的人。”当你的眼界打开,你就可以看得远,所以人生一定不要局限,要敞开心胸。这种理念,也深深影响了王国忠的插花思想。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把西式的插花放在中式的餐桌上也未必不好,很多人说家里的装潢都是中式的,怎么能摆西式的插花呢?或者说家里都是古典的西式家具,放一个中式作品会格格不入。我不这样认为,如果西式的房子,把中式的东西放进去都格格不入,那我家的洋房我这个中国人就没办法住了。”王国忠觉得,新时代的插花人,要包容,兼收并蓄。

王国忠: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

他强调,人文花道只是中国插花的一支,因为每个人的能力有限,“我们都有偏好,所以有很多东西你只要取你要的就好,不要的就丢掉。”选择自己想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有心去做,持续地做下去,那才是成功之道。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 2021 陈砦花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