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市·花事

中式插花艺术手法——赋、比、兴 | 动态

日期: 2021-01-05
浏览次数: 7

赋、比、兴是《诗经》主要的艺术表现手法,对后世诗歌创作产生了至深至远的影响。赋是铺陈的意思,对事物直接陈述,平铺直叙;比就是比喻,以彼物比此物,对人或物加以形象的比喻,使其特点更加鲜明;兴即托物起兴,以其他事物为发端,通过发散联想,引起所要歌咏的内容。在中式插花艺术中借用了这些艺术表现手法,用于提升中式插花艺术作品的韵味和感染力。


台湾“中华花艺文教基金会”创始人黄永川教授曾提出:写景花是注重花木原有的自然“生态”,以“赋”(直书其事,寓言写物)的表现手法出之。理念花重在强调花木各类固有的花性“常态”,以“比”(因物喻志)为表现手法。心象花在花材上主要是利用花材个别内涵的特有意向“神态”作为插花基础,以钟嵘诗品序中的所谓“兴”(文已尽而意有余)的联想扩散方法表现。本文重点以举例的方式,探讨“赋、比、兴”的艺术表现手法在中式插花艺术中的应用。

中式插花艺术手法——赋、比、兴 | 动态

▲“小溪”


作品名:“小溪”

花材:杜鹃花、鸭跖草、枯木、鹅卵石

花器:瓷盘

类型:写景花


作品意欲表现惊蛰节气、春雨过后、山谷小溪的自然景色,是典型的写景花类型。写景花是作者忠于自然,注重花木原有的自然状态,客观地反映自然界中的植物、生境、生态,以描写宇宙万象给予人类眼睛的真实感受为目的。重视自然美和现实趣味,不需要伪装、比喻、象征、联想,非常适合“直书其事,寓言写物”的“赋”予以表现。


因此,本作品花器选择接近山谷小溪质地与颜色的黑色瓷盘,花材选择野趣十足的杜鹃花和鸭跖草,鹅卵石铺陈式排列,枯木横斜于溪水之上,花型自由随性,布局简单灵动,插脚多点分散,枝叶舒坦自然,最大限度地避免人为加工痕迹,尽量保持花材的自然神态和气质。杜鹃花含苞待放,鸭跖草青翠明亮,鹅卵石圆润似玉,枯木横斜,溪水如镜。春雨后,那方熟悉清新的小溪一隅,仿佛真实地呈现在眼前。

中式插花艺术手法——赋、比、兴 | 动态

▲“雅集”


作品名:“雅集”

花材:竹、罗汉松、蝴蝶兰、翠菊、春兰叶

花器:瓷瓶

类型:理念花


作品试图表达仁德之人相聚的场景。以社会之善为出发点的中式插花艺术表现类型,被称为理念花。理念花带有政教意味,或解说教义,或述说哲理,或影射人格,是中式插花艺术的一大特色,也是古代插花的常见类型。以花草来代表人,自然会想到用“比”这一艺术表现手法。中国自古就有与花比德,以美储善的传统,强调花木各类固有的花性常态,比如松刚正不阿,兰娴静优雅,竹谦虚有节,菊高洁坚贞。用这些花木来比喻文人雅士、高德之人再合适不过了。


雅集原指文人雅士吟咏诗文,议论学问的集会。古人雅集,必“事雅,人雅,境雅”,苟无其一,则意疏兴败,难称其雅。作品选择竹、松、兰、菊比喻雅士,可谓人雅。选择淡雅瓷瓶放置在台座之上,如同在“精舍”中相聚,给人以庄重典雅之感;造型遵循上散下聚、上轻下重、虚实结合、疏密有致原则,给人以“清、疏”之感,可谓境雅。如果作品为岁朝清供或节庆插花,自然可称为事雅。

中式插花艺术手法——赋、比、兴 | 动态


▲“致逆行者”


作品名:“致逆行者”

花材:三角梅、棕竹、黄金香柳

花器:竹筒

类型:心象花


作品是为歌颂岭南地区医护人员逆行北上驰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所作。用“兴”的手法来表现心象花的意境。心象花以说明个人主观意念为主,以“情”为出发点,通常用比兴、寄托等手法表达,其真意往往比较隐晦、婉转、模糊,不易被人理解和接纳。偏重于对美感“质”的深度探讨,一旦被了解,必将引起最大的共鸣。


作品选择竹筒作花器。这里的花器已经不是大地和精舍的象征,而是象征着医护工作者的身躯。花材选择岭南地区常见的三角梅、棕竹和黄金香柳,象征岭南地区平凡朴实的医护人员,三角梅带刺的枝条作为使枝,长长地伸出,鲜红的花序作为主花位于“心脏”的位置,表示抗击新冠肺炎的征程充满艰辛,甚至付出血的代价。如果我们仅停留在以上对作品的理解,似乎没有文已尽、而意有余的感受,下面一小段文字有利于我们联想扩散,了解作者创作的“真意”:


您是岭南的三角梅,却拥有寒梅的风骨。您是岭南的棕竹,却显露劲竹的坚贞。您是岭南的香柳,却憧憬着柳浪闻莺。寒潮突袭,您毅然逆行北上, 带着南国暖风,去抵御那无情的霜冻。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赋、比、兴”三种艺术表现手法,在中式插花艺术应用中,存在着相互渗透的现象,即“兴”中有“比”,“兴”中有“赋”;或者“赋”中有“比”,“比”中有“兴”……所以,一件心象花作品,可能是理念式的心象花,或写景式的心象花。同样,一件写景花作品也可以是理念式的写景花,或心象式的写景花,不一而足。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 2021 陈砦花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