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市·花事
发布时间: 2020 / 01 / 06
前几周都一直推送盆栽类年宵花,但考虑到为了能让和我一样的养花杀手们安安心心过个好年,那么今天就来分享一些鲜切花,只需买个瓶随意插上就能让家变得美美哒,完全不用操心了,观赏期也足够大家你开开心心过个年。1.银柳银柳的谐音可表达为“银留”,一束束银柳代表着聚合财气、生意兴旺。银柳经加工后,五彩缤纷,热情洋溢,过年的时候选择一束五彩斑斓的银柳插在花瓶中,再挂上一些小的装饰甚是热闹,看起来不仅喜庆,而且能为自己家里增色不少。2.郁金香郁金香,被称为世界花后,花卉刚劲挺拔,叶色素雅秀丽,荷花似的花朵端庄动人,惹人喜爱。在欧美视为胜利和美好的象征,荷兰、伊朗、土耳其等许多国家珍为国花。郁金香的花语有很多,常见的有“美丽”、“祝福”、“永恒”等。它是非常美丽的花儿,所以人们将这些美好的东西寄寓它身。因此,它很适合送给周围的人,以表示对他们的赞美和祝愿。3.朱蕉红朱蕉,店家一般也称红竹、鸿运竹。叶片呈现出漂亮的玫红至褐红色,这一簇红迷倒无数花友,可谓无花胜有花,它也是小编回购量最大的一种花卉。她华丽鲜艳的色彩和细瘦的身形,整株做瓶插,或是以茁壮茂密的植株搭配简洁利落的现代风格盆器,都散发着迷人的异域风采。4.小菊 小菊清新素雅,花型多样、色彩丰富、花期超长、好养耐活,这么多优点齐聚一身,总有一款可以击中你。随意瓶插或精心搭配,都能点亮沉闷的居家氛围.
发布时间: 2019 / 12 / 29
在艺术鉴赏中,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很多作品看似简单,却能让人良久观赏、沉思,似乎那看不透的表象下,有很多让人猜测的趣味或故事性。相对来说,花艺的设计,并不容易特别加入想象力,因为花草太美了,只要把它们的美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就已经是出色的作品了,而用花草讲故事,又并不违背花草的美,就比较难和少见了。羊头的作品,却是以想象力为标签的。这个彩云之南长大的姑娘,在花艺设计界并不资深,却绝对别具一格。因为,她是被奇花异草的气质雕刻进骨子里的,这造就了她对花草非同一般的触觉,再加上理想主义的性格,让她的作品总是能在第一眼就带给人莫名的吸引力。“花艺设计就像我的母语之外的第二种语言,植物所述说的并不是我杜撰的,而是植物传达给我的,我再传达给观众。”羊头说。在她眼中,花是植物的精华,天然就会吸引你,具有诱惑性,而种子最像怪兽。“我第一次看到豌豆的种子,惊叹大自然太有想象力了!有的植物种子是螺旋形,有的有毒,有的娇弱。做花艺一定要会受到造物的影响,不可能抛掉这些大自然的奇妙设计,而把它们做成没有想象力的东西,那不就是浪费了吗?”羊头这样解释她的构思,她总是在花草本身的奇妙特性下,再用设计做更多的延展。比如她策划的“怪兽花园”主题展,就像带人走进一个奇幻的世界。绘画出身的她,还有一个先天优势,就是直至今日依然在创作——画植物,为花艺作品画草稿,并保持着做植物自然笔记的习惯。 “当你没有画一朵花时,你就没有真正看到她。”经年累月的绘画练习,让她对植物的感觉不一样。“如果你画过这枝花,会看到它的叶子是左旋还是右旋,花茎是笔直还是弯曲,对她骨子里有共鸣。”她现在可以做到“拿到一枝花,她会告诉我插在哪个位置。”用作品讲故事,在她一开始玩儿花时就开始了。家里人吃鸡蛋剩下的鸡蛋纸托盘和鸡蛋壳,她突发奇想用蛋壳当花器,放入花泥插花,然后发现在托盘里随意移动蛋壳,变换形状,整个花艺作品的形...
发布时间: 2019 / 12 / 20
圣诞节属于冬天的白雪、火红的圣诞老人、俏皮的圣诞歌和香甜的平安果,随处洋溢着幸福热闹的气息。圣诞大趴,哪能少得了花?圣诞节必备的8种花材,你准备好了吗?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8
明代是中国传统插花理论最成熟的阶段,初期有金润的《瓶花谱》(已失传),晚期有高濂的《瓶花三说》,张谦德的《瓶花谱》,袁宏道的《瓶史》等,都成为插花的经典之作。特别是《瓶史》一书,可谓名垂青史,影响中外,作者把它看作是花界《春秋》。说“夫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今以蕊宫之董狐,定华林之《春秋》,安得不严且慎哉?” 瓶史虽未列入四库全书,但它也在花界流芳百世。今天细读明代这些插花专著,了解到瓶花不仅是明代插花的代名词,也是中国传统插花的主要表现形式。民间隆盛理念花 刘明华 作品《瓶花谱》正文的第一句话就说“凡插贮花,先须择瓶”,可见瓶在瓶花作品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正如《论语》中所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合适的瓶,插花作品质量会受到影响。想要认真创作具有古典风格的瓶花,选瓶就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文人花 刘明华 作品古人对择瓶问题从不同角度阐述了共同观点。高濂讲的是随记心得,张谦德受父辈影响论著瓶花。袁宏道则偏于脱尘养性,从审美境界上提升瓶花。虽处境不同,角度不同,但他们都爱好瓶花并有自己独到见解。细看三部专著其观点和文字有许多重合之处,这不是简单的后承前藉,恰恰反映当时明代插花的艺术趋向和时代风貌。明代插花远离政治,注重怡情养性,进入纯粹审美的领域,提倡欣赏花的品位和插花的意境,讲究插花与环境相适应。大瓶插花适合放在厅堂的大环境,小瓶插花可放书房、茶室小环境。高濂观点“如堂中插花乃以铜之汉壶、大古尊罍或官、哥大瓶。”张谦德很直白“堂厦宜大,书室宜小,”一般“极高者不可过一尺,得六七寸,四五寸瓶插贮佳”。“有极大高三二尺者别无可用,冬日投以硫磺斫大枝梅花插供亦得。”当时的文学家,戏曲家屠隆,说到插花也认为“堂供须高瓶大枝,方快人意。若山斋充玩,瓶宜短小”,后来的瓶史有同样说法,“大抵斋瓶宜矮小……方入清供”。由此可见,瓶与环境相适应是实践得出的审美共识,明...
发布时间: 2019 / 11 / 29
只要有心,花草之美无处不在;同样,只要有心,生活中的花器也是俯仰皆是。对于有经验的花艺师来说,花器不拘一格,信手拈来,往往能创作出更具天然野趣的作品。虫巢花器虫巢花器在传统文化中,插花原本就是生活中的艺术,在一些文人笔记中,插花就是一颗具有审美的心,在家居生活中,颇富情趣地摆设应季花草与日常器皿。花的形制并不放在首位,器皿也不求精美第一,蕴藏其中的是对生活中美好事物的专注和向往。铁艺花器当你注意到植物的美,你会有很多意外的发现,比如自家院落或者阳台上的葫芦、丝瓜,在枯萎后经过风吹日晒,变成了一个天然的“做旧”容器;出去旅游,你会带回来一些植物的根茎、种子、椰果壳之类;甚至偶尔进山,你会不经意间发现一个废弃的小树枝搭建的虫子巢。木制花器旧葫芦花器旧葫芦花器水杯花器水杯花器木制花器植物有枯有荣,这是它们呈现出的不同的美。用它们插花,是在一枯一荣之间表现生命的形态。就像是丝瓜外皮的褶皱感,被风雨侵蚀后有着特别的肌理,你可以在里边放置一个储水囊,插上跟它属性搭配的植物。“这样的作品完成时,我感到特别的兴奋,生命是那么美好,一种生命可以融入到另一种生命中。”创作者吴永刚说。丝瓜花器“当我捡到那个虫子蛀的小窝时,我管它叫天空之城——一个懂摄影的朋友基于他对于自然的理解以及作品的解析,结合光影的变化,留下了这一组插花摄影作品 “天空之城”。还有一些棕榈树的叶子、果壳类的容器,我把它们做成作品,呈现在我眼前时,有一种与常规容器截然不同的美。”像这一类的花器,都是在生活中不经意间捡到的。只有心里住着美,眼睛里才能发现那种美。虫巢花器平常我们身边的矿泉水瓶、酒瓶、以及很多当代设计师设计的瓶瓶罐罐,都可以用来插花。它们的用法跟常规插花的比例、构图、章法、布局是一样的。细心观察器物的美——它的形制、质感,找到跟植物的一种关系。也不需要插太多的花,只要一朵或两朵,找到内心和自然的链接就可以了。树皮花...
发布时间: 2019 / 11 / 24
今年常州夏溪嘉年华期间,一场别开生面的“‘有田烧’花器展”在夏溪花木市场园艺村拾芳园举办,带有日本江户时代印记的“有田烧”花器配以日式园林风格的拾芳园,相得益彰,吸引着源源不断的探访者。“有田烧”花器缘何成功,让我们来一探究竟。历史悠远初次听闻“有田烧”误以为是某种吃食,后来才知道它是日本瓷器的鼻祖,距今已有400年历史,“有田烧”的产地有田町还素有“日本景德镇”之称,由此可见其在日本瓷器产业中的地位。目前,“有田烧”品牌的高端食器产品颇有名气,花器产品还并不被众人熟知。蓝色被发挥到极致是“有田烧”花器带给《中国花卉报》记者的最大现场感受,其花器图案形状不一、浓淡各异、宽窄有别,从中可窥探出日本江户时代的风情。“‘有田烧’自江户时代起就受到众人喜爱,在描述这个时代风俗的浮世绘中,可以看到大量‘有田烧’花器的身影。”日本横浜植木株式会社海外负责人塚田利夫讲道。早在江户时代,园艺就在日本百姓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从贵族到平民,无不热衷于花卉植物的栽培,花器也随之成为人们园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用品。植物越受推崇,人们对花器的品味要求也随之越高,区别于简朴素烧和陶瓷花器的“有田烧”,带给人奢华艺术品的感受,深受日本将军和大名等高贵人士的喜爱。承载文化风靡江户时代的“有田烧”花器,承载了那个时代的文化与历史,对园艺文化的发展与推动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但随着时代变迁,“有田烧”花器因价高、沉重、易损等,让人们越来越“敬而远之”。“努力学习和传承过去的优秀传统文化,并将其融入现代生活,是当今时代的重要课题,‘有田烧’花器会促使人们对日本传统园艺文化重新关注和思考。”塚田利夫表示。为了再现江户时代花器的精致外形和摩登设计,夏溪嘉年华期间展出的“有田烧”花器,是由拥有100年历史的日本李庄窑第四代传人寺内信二先生复刻和重新创造。其花器的形状、花样、釉药等均非常讲究,上面的竖条纹和鱼子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 2021 陈砦花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