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市·花事
发布时间: 2022 / 09 / 18
传统插花讲究诗情画意,古典诗词的优美和深邃,往往给传统插花带来意境美。   如何将诗词的美融入插花中?如何让插花体现诗词中隽永的韵味?这是一个新的课题,也吸引了很多插花者醉心研究。   “历代文人以诗写景抒情,以花入诗达意。诗词中的花木描写,是最好的插花灵感。”觉简花塾创始人觉简说。他通过深入分析,将诗词与插花的融合分为写形、写景、写意三种类型。   写形是指插花借鉴描写花草的形态以及特质的诗句。如:《诗经·国风·芄兰》“芄兰之支,童子佩觿。”林逋的《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写景是指插花借鉴不同季节、不同地域的景色描写诗句。如宋·杨万里《小池》:“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唐·杜牧《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唐·杜甫《草堂即事》:“荒村建子月,独树老夫家。雾里江船渡,风前径竹斜。”   写意指插花借鉴诗人托物言志,借花抒情的诗句。如陈毅《青松》:“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宋·苏轼《赠刘景文》:“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以上三种类型或独立或交融,为插花的创作增添了更多诗情画意。   以诗入花,以诗显花,诗词与插花的融合既要尊重自然,更要有象外之意。创作中可以宋代著名诗人苏轼所提出的“文人画”理论作为基础,以“诗画本一律”的绘画主张与“常形常理”的绘画理论作为指引,从而实现“形神兼备”的诗词与插花作品完美融合。
发布时间: 2022 / 09 / 16
诗境画意,如诗如画。形容传统插花之美的这两个词,离不开一个“诗”字。    怎样的插花才可称为美如诗?又是怎样的诗词,适合用美丽的花草呈现?两种传统文化艺术如何交融?这个话题一直吸引着传统插花研修者。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紫房日照胭脂拆,素艳风吹腻粉开。怪得独饶脂粉态,木兰曾作女郎来。   “早在2013年学插花的时候,我就有个大胆的猜想,唐宋时期并不是没有插花专著,也许当时的插花心得就在诗词当中。”简式茶花创始人觉简说。   于是,他从2014年起开始学习诗词,每天练习写一首“诗”,不间断地写了500多天。   2017年,觉简在杭州西溪湿地国家公园举办了首场“梅竹诗意插花展”,并以插花老师的身份加入了西湖诗社。春早凡花百种荣,秋芳能得几多名。仙家八月灵葩发,不与寻常俗艳争。山山映带,似携来、画卷重舒。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    关于插花与诗词的融合,他理出了三个层次:   第一层,看花是花。诗里的花只是花,我只要把它的形态表现出来就好,也就是“写形”。   写形是指描写花草的形态或特质。如《诗经•国风•芄兰》:“芄兰之支,童子佩觿(xī)。”中芄兰的形状;林逋的《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中梅花的姿态。   写形与插花融合时可以直接采用诗词中出现的植物,根据其自然生长属性采用直立、倾斜、下垂等方式将花材的美感表现出来,作品可盘插,可瓶插,最适合各种独立表现花材的作品。   第二层,看花不是花。诗人表面写花...
发布时间: 2022 / 09 / 09
2006年5月20日,中秋节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与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一起被定为中国四大节日。  农历八月十五的月亮是一年中最大、最亮的,此时酷暑已过,秋风送爽,丹桂香飘,露生凉意,正是人间好时节。以上为禅花门作品   “晚色将秋至,长风送月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些脍炙人口的名句,表达了人们中秋佳节思念远方亲人,祈愿良辰美景常相伴的美好情感。   秋季植物丰富,硕果累累,可食用的石榴、葡萄、柿子、无花果,不仅观果,其枝条与桂花枝、山归来、火棘、麻叶绣线菊等,都是插花的极好材料。   秋季的野菊浓艳,与大小丽花、桂花、芦花等一起盛装摇曳。自然界植物在这个季节有的已开始衰败,枝叶枯黄,这是生命轮回的自然现象。枯荣共存,更加丰富了插花的用材和内涵。以上为刘若瓦作品以上为艺花道作品   中秋节插花,在易花道创始人万宏看来,可有三个主题表现。第一个主题突出“节”,注重节日的吉利、热闹、华丽。用鸡冠花、柿子等插花,意在讨个好彩头。《大吉之家》《芭蕉微雨雁来红》《金菊伴秋实》   第二个主题是反映中秋的季节感,一般是具有文人味儿的作品,带有一点萧瑟之美,颜色比较浅淡,表现秋凉意境,比如秋染重山的写景式插花等。《秋色染重山》《草原之秋》《荻花秋瑟》《清秋意》《秋溪独钓》《书香》   第三个主题就是秋收,用中秋时节的果实类枝条来插花。《秋色浓时风送爽》《霞映秋柿红》以上为易花道作品   在中华花艺教授李丽淑看来,花朝月夕是一年中最美好的两天,花朝为农历的二月十五,称中春;月夕为农历的八月十五,谓中秋。它们是花好月圆、良辰美景的代表,而古谚云“秋日更胜春朝”。此时插花祭月,厅堂瓶供,文人书房借花遣...
发布时间: 2022 / 08 / 23
截至8月22日,中央气象台已连续33天发布高温预警,其中12日至21日已经连续11天发布了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好消息是,随着节气更替、处暑来临,24日起,南方大范围持续性高温将逐步缓和。   处暑意为“出暑”,是秋季的第二个节气。此时三伏已近尾声,元吴澄《月令七十二候》“处,止也,暑气至此而止矣”。   处暑是高温天气“三暑”之“末暑”,气温不会再异峰突起,酷热难熬的天气到了尾声。处暑节气后雷暴活动不及炎夏活跃,各地的暴雨总趋势减弱。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早秋曲江感怀》中写到: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池上秋又来,荷花半成子。朱颜易销歇,白日无穷已。人寿不如山,年光急于水。青芜与红蓼,岁岁秋相似。去岁此悲秋,今秋复来此。   《花历》中写到:七月葵倾赤,玉簪搔头,紫薇浸月,木槿朝容,蓼花红,菱花乃实。   处暑时节,可用的插花素材有属于高山植物的虎杖,立秋时开花多,初开红中带白,后渐红,最大缺点是易掉,而且容易干掉,不过像这样的块状花材实在也不多。桉树,果实甚多而重,枝干也较直,若要取斜枝,则应找旁枝即分叉的枝,花期蛮长。此外,山柿子也在立秋处暑之时出现,其叶子在插花时大多去掉,只留下绿绿的一颗颗果实,但往往果实太多,无法定枝,得稍加注意。最有特色的花材应是金花石蒜,其色以金黄为正宗,花型如萱草,其最大不同是石蒜花聚在上段成簇,萱草的花有高低层次。以上为王国忠作品   处暑时节插作茶席花,可依据《花月令》记载选择花材:桐报秋,木槿荣,紫薇映月,蓼红,菱实,鸡冠报晓。   蓼花品种很多,多生长在水边。《诗经·郑风》有云:“隰有游龙。”这里的“游龙”指的就是“蓼”,“蓼”又叫水荭花,宋·梅尭臣《水荭》写到:“灼灼有芳艳,本生江汉边。临风轻笑久,隔...
发布时间: 2022 / 08 / 19
东方插花的创作,枝条的魅力是永恒的,线条是作品的生命线。   天下没有两枝相同的木本枝条,初学者很难把控,经常会看着枝条无从下手。修剪枝条是学东方插花的必修课。在东方自然风的课堂上,笔者总是化繁为简,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总结枝条修剪的技巧。   东方插花注重季节感,每一个插花都要对应四季的景色,今天笔者就先讲讲关于春赏芽、夏赏叶、秋赏色、冬赏枝的四季枝条修剪法则。探枝——春赏芽   春天,我们经常会看到,一堆杂乱无章的灌木里抽出一根嫩枝条,或者一棵大树的根部突然冒出一个新芽,长得很长。这个枝条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它的特点是大部分地方没有长叶,只有梢部会出现几片小叶子还在不停地生长,这个枝条我们称之为探枝,也叫探春枝。   探春枝比较适合春天插作,它让我们看到一种希望,带有一种生机勃发的感觉。   探春枝在春天很常见,比如一丛蔷薇或者月季中,经常会从里面横出一根枝条,比较稚嫩,没有太多力量,随着枝条伸展出去,多半会形成一条优美的弧线。用这样的枝条来插春天的作品,就叫作“春赏芽”。再配上一些春天的花材,比如樱花、鸢尾叶等,枝条的弧线跟春天开粉色花的花卉相搭配,春的气息一下就出来了!   修剪时,注意要选带有弧线,没有叶子或叶子很少,只在顶梢有那么一点点小芽的枝条,而且芽与叶不能超过指甲盖大小。飘枝——夏赏叶   表现夏天的作品,我们会尽量选择飘枝。飘枝,一般是指长得比较成熟,经历过风雨,有风中摇摆的姿态,带给人飘逸感的枝条。   飘枝有一个特点,在它上方的1/3处会长出叶片,然后向叶梢的位置渐变,形成一个三角形的扁平面。把它用在插花中,常会带给人风吹草动、绿树成荫的感觉。   飘枝一般选一年生的枝条,它不...
发布时间: 2022 / 07 / 31
中国插花的概念被重新提出已经30多年了,中国传统插花进入非遗名单也迈入第15年。近10年来,中国插花的市场影响力越来越大,但随之而来的理论混乱和矛盾之处,也开始显现。        这与“拿来主义”有关。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插花可以说是在废墟上重建的,当时中国插花花艺水平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在这种情况下,美式花艺体系、荷兰花艺体系被率先引入国内,日本池坊花道等也很快进入中国市场。台湾中华花艺凭借早于祖国大陆起步的优势,在祖国大陆花艺教育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现在通行的中国插花技术标准、花型分类体系,基本都是从日本花道或中华花艺中借鉴的,甚至也有些理论概念和造型源于西方花艺体系。借助于这些“拿来主义”体系,中国插花得到了跨越式发展,但“嫁接”的理论体系,难免会“水土不服”,这就需要我们对现有理论的矛盾和混乱之处,进行大胆质疑和认真探讨。         问题一:对称式、图案化插花,怎样融入中国插花的理论体系?  熟悉中国插花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容器插花出现之初,以宗教插花形式为主,对称式、图案化是那一时期的主要形式。它与我们今天倡导的以师法自然为宗旨、三主枝不对称的插花形式,有着极大的不同,反而更接近欧洲古典插花。  那么从对称式、图案化的古典宗教插花形式,到三主枝不对称的中国特色传统插花,这一插花形式的巨大转变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是怎样发生和演变的?为什么会发生?这几个问题非常重要,它关系到中国插花的美学价值、美学标准和艺术特色。如果不把这几个问题说清楚,中国插花有相当长一段历史是无法解释的,传承是不完整的。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 2021 陈砦花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